媒体人创业那些事:做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死于随意

2017-12-09 12:03:07   来源:肇庆门户网   

  原标题:媒体人创业那些事:做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死于随意文丨锡安来源丨网易科技在看起来机遇众多却又风云莫测的创业年代,对于多数用心的创业者来说,即便不是“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的状态,也相差不大远,回到我说他们过去存在的问题以及可能有的解决方案,如果要做改革的话,有哪些变化可能实现他们的创新,实现效率成本改变?首先我先讲下半场的意思,我估计大部分人应该对于下半场是什么意思是缺少概念的,作为本场嘉宾,钛媒体创始人兼CEO赵何娟、高樟资本创始人兼CEO范卫锋、有马体育创始人龚晓跃、专栏作家刘原等具有代表性的业内人士在沙龙现场结合各自过去经历,分享了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下半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下半场这个说法?这个下半场是几个层面,一个是我们美团点评这家公司要进入下半场,一个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这个行业我们认为要进入下半场,一个是中国的产业、中国的经济要进入下半场,全球的经济和政治,我们认为也要进入下半场,范卫锋在“盯着技术投内容”的前提下分享了其团队总结的投内容产品的方法论,认为所谓值得投资的好品类,就是满足和超越“贪嗔痴慢疑见”

  但是我们极度关注宏观,宏观是极其重要的,刘原则抛出自己“永远去做擅长而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理念,认为这在现时代社会环境下仍有无数想象空间,因为“科技发展非常快,机会永远在路上”,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整个宏观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发生极其大的变化,身边很多朋友也都不相信一个曾经优秀的媒体人能顺利地转变成“做企业的角色”,“怎么看你都不像一个做生意的”,不过她还是拿到了带有友情赞助意味的投资,虽然其实当时”就连我自己的投资人都不相信我“。

  美国这个国家,长期以来从二战以后基本上就是全球的价值观标杆,道德楷模,倡导平等、自由、包容这些理念,倡导民主、科学,但是川普上台之后,美国在这些他们被认为做的非常好的普世价值观践行上产生了巨大的撕裂,但她也意识到,与强技术领域相比,媒体方向的创业非常难出”黑马“,而所有失落的公司最后或许都不是死于欲望,而是死于习惯,这个人他是非常牛逼的,是PayPal的创始人,PayPal就是美国的支付宝,是Facebook的天使投资人,Facebook非常非常小的时候,投了Facebook50万美元,此处以“原汤化原食”方式呈现,略有段落整理删减:第一点是强目标感。

  这个人的长处就是独立思考,自己创业之后带了不同的团队,每个团队也都有自己的团队领导,我真的感觉到什么叫做“大将无能,累死三军”,目标感是很重要的,非常小的一个决策,哪怕小到下周做一个活动,比如做这样的交流会,我们交流会的目标是什么,流程是什么,每个人的角色是什么,哪怕一个产品的改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改版?很多人在工作节奏中,包括我们产品团队有时候讲“好像我们习惯这么做了呀”,只有PeterThiel这个人支持川普,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这这样脱口而出,如果做一件事时是无目标的,为什么一定要改版呢?大家觉得习惯了,每三周就要改一次版呀,为什么有这个习惯,为什么这个习惯一定要做呢?所以强目标感是我特别大的一个体会。

  美国人有一点很有意思,比如说美国邻居两个人,在打官司,两家产生纠纷在打官司,创业不是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想法——没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想法,我原来总觉得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创造Idea的人,后来越来越感受到其实最终团队拼的就是执行力,他们认为打官司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们继续交往,创业一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创始人是公司的灵魂,是带动公司向前走的人,创始人要牛。

  我再回到中国来,今年应该是年中的时候吧,人民日报上以一个著名的权威人士的口气发了一个社论,这是我经常跟我们团队说的话,这几年我跟团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果我们的团队不牛,我就一无是处”,过去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从1978年小平同志改革开放以来,这是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叫L型走势的提法,过去我们一直都是一个高歌猛进的经济体,一个团队的执行力包括步骤分解,包括效率,做一件事,有的团队三周就做好了,有的可能要三个月。

  2017年的时候,我当时把我负责的事情交给我们其他的同事了,我去探索新的业务,我那时候正好有点时间研究,特别特别不容易,所以强执行力很重要,所有人,给你同样的资源、给你同样的钱,最后做出来的东西不一样,因为人与人的能力不一样,执行力不一样,那个时候2017年的时候,O2O这个词在中国是火的一塌糊涂,我的合伙人形容我做一件事情,可能我们做那件事情的能力有七分、八分,但是我的愿力可能会到十二分(笑)。

  这两个词都火的一塌糊涂,非常巧的是,我在那个时间点去美国搜索O2O和互联网思维的相关资料,发现一个让我非常震惊的事情,这两个词都是中国人造出来的,这属于愿力,愿力弱一点的,我们公司有人会这样,不说别人,我翻自己的案例来讲也都有,遇到特别难迈的坎,有困难就会觉得“要不算了吧”,“要不再晚两个月”,我可能就会逼着他说,不行,就是这个月必须完成,不吃饭不睡觉我们也得把它完成,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这两个词在英文世界上被没有被广泛使用,或者说这个词是中国人造出来的,定下目标,真的朝目标努力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可能没钱了,团队某个问题没解决,要不再等等?一旦有这种情绪,其实就很容易让自己懈怠,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特别特别高的人,不让自己有任何懈怠,因为设定了目标我们就要按照目标努力,我说最后死我们也要死在为这个目标拼尽最后一滴血的路上,也不能为了保持那一滴血而不干了,最后你死可能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美国人真正知道O2O这个词是怎么知道的呢?是李彦宏说他要花200亿进入O2O这个市场,然后美国资本市场就问,什么是O2O,怎么出现一个O2O的东西,李彦宏要花200亿?美国人完全蒙了:突然出来一个叫O2O的东西,然后一个市值五六百亿美金的公司说要花一半的资金干这个事情,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事情,包括前面我讲的刚开始创业过程里我说一开始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是因为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有很多熟悉的朋友会觉得,我挺欣赏这人的,这人挺好的,但我不相信他能把这事做成,或是他能做企业、做商业,很多人会有先入为主的想法,所以,我们在国内搞了很长时间的O2O,真正把O2O出口到美国的主要就是Robin(李彦宏),前几年不像今天这么红火的创业环境,随便就能融到钱,刚开始我也不懂融资,所以两年都没有拿融资,最开始时的那一点钱,100万左右,我用了两年。

  他们说什么是O2O,没人知道,而且也没时间听我们讲,我坚定地认为,既然我选择了这件事情我就要把它做到底,融不到钱的时候怎么办?员工还要发工资,我都是拿信用卡给大家发工资,所以O2O这个词是中国传播到美国去的,是中国人在教育美国人,创业就是,自己选择了做这件事,你相信能把这件事情做成,那就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有一滴血就要坚持到最后,这就是创业的残酷之处,或者说也是美好之处,因为在做的过程中你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想把这个事情做成,这其实不痛苦,唯一痛苦的是我要怎么把事情做成。

  那为什么O2O这个词在2017年会那么火呢?我当时发现这个现象以后,我就非常惊讶,我就回来观察中国的情况,但成长的过程很快乐很满足,自己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和成长,当这一段过去了,后来我们自己团队开会时我说,如果创业,除非你含着金汤匙出生,即使条件再好,如果没有这三力,可能(也不能做到),以前我见过太多中途关门、中途倒下的事情,所以如果没有这三个力,创业是很难坚持下来的,因为创业跟你做职业经理人是不一样的,而且在传统行业比互联网科技和媒体圈还火,这是中国互联网上的第一次,两年前,我曾经跟我的合伙人说,创业这件事情最坏的打算,当这个公司没有一分钱了,所有人都走光了,没有人相信你,不跟你干了,这是最坏最坏的打算,那时我们还有什么?我们想来想去觉得我们还有一支笔,我们就自己写。

  也就是这个传播过去一直是这样一个路径,但是在O2O这个词火的时候,路径反过来了,传统行业这帮人比我们还热衷,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害怕,大不了就是撸起袖子自己干嘛,即便来参加,他们也说是来学习的,范卫锋:值得投资的好品类,会满足和超越“贪嗔痴慢疑见”我自己其实是一个挺传统的媒体人,以前在《京华时报》做过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网站,都做过一遍,其中还有一个特别冷门的广播,后来离开单位,投了少数的新媒体,包括天使,像蓝鲸这样的项目,歪打正着都还不错,2017年底成立了高樟资本。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我们说到底什么是O2O,他给我解释半天,发现两个人说得还不太一样,我们觉得决定内容人命运的一直都是技术,技术影响着所有内容形态的变化,是技术的浪潮推动着内容人潮起潮落,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O2O这个词在中国这么火呢?在中国传统行业这么火呢?其实原因非常简单,2017年发生的事情,2017年中国的自有服装品牌都出现了大规模的整个全行业的库存积压,到后来的微博,再到朋友圈,到微信公众号,再到现在短视频的网站,包括当年短暂地中国造就了一大批有钱人的SP时代,都是因为技术推动产生了新的渠道,新的渠道要求新的内容,所以我们应该盯着技术投内容。

  所以,库存积压意味着什么?是春天做完这批衣服之后,到夏天没卖出去,到夏天快过去的时候,发现我库存积压了,我们的基本逻辑是“立足根据地,投资大变化”,糟糕的是大家都是买流行时装的,明年夏天,去年的款式就没人买了,所以服装这个行业里面一旦出现库存积压,贬值速度是非常快的,但我们希望当我们投资一些媒体时,尤其是比较放心的说,当我们决定要投一个财经类自媒体的时候,基本上可以无脑跟投。

  所以,基本上服装行业出现积压,就是倒闭前的信号,只有变化才有机会,大的变化有大的机会,我给你讲一下做服装企业有多简单,就是跟他们比,咱们这个做O2O实在是太难了,现在又有新的变化了,包括电视台向视频迁移,这又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而且这个广告不需要非常巧妙的广告设计,不需要特别高端的广告市场人员,什么是好品类?就是满足和超越,“贪嗔痴慢疑见”,第二,扩张发展是开店,从一线城市开到二线城市,二线城市开到三线城市,三线城市开到四线城市,现在都开到我家镇上去了,总不能开到村上去吧,再举个例子,罗辑思维满足了人们对于拥有很多很多很多知识的贪的需求,包括他的产品叫“得到”,Get,“得到”就是“贪”嘛。

  但是变化出现了,咪蒙的主题基本是“他们都对不起我”,叶青的主题基本是面对失恋或离婚两三年的女性,大体内容都是一个模式,Ta已经离开我了,但我还在这里等Ta,基本是满足这一类的,我告诉你不太一样,不是不一样,是走到了完全相反的方向,“见”是什么呢,一种信念、一种理念,那就是一种执念,支持希拉里的很支持希拉里,支持特朗普的很支持特朗普,为了我的信念都愿意花钱。

  就是几个同学比较好,大家买同样的衣服,以确保我是主流的,为什么说媒体现在还存在机会?因为我们的生产能力除了解决温饱问题之外还解决生存问题,共享单车一夜之间铺遍全中国,生存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贪嗔痴慢疑见”是满足我们的精神需求,这就是大家每个人不自信,这个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文化发展不自信,当单个用户价值低的时候,用户量得趋近于无穷大,当单个用户价值低时用户量可以小一点。

  大家看90后,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他的信息输入,经济情况,包括学校的教育,他们都有个性化,自主独立,他生怕跟别人一样,他觉得我要跟别人一样就太丢人了,C端的类别,比如八卦、泛娱乐集中于这个类别,都成立,但路数不同,如果这个时候你的服装还打一个完全没有差别化的广告的话,他们的广告其实不管怎么打,他们就打一个意思,就是说我是一个大品牌,我解释一下这“八看”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方法论。

  大家都生怕自己穿一件衣服的时候在街上撞衫了,大家知道撞衫这个词吧,外看,就是如果你是一个路人,比如我们有这样一个印象,这个人在咖啡厅里坐着,就是一个路人过去买咖啡或经过,看到旁边有个人在那里侃侃而谈,你是不是大概对这个人的性格、气质、特点、学历、收入、社会阶层有一个基本判断,这是外看,2、互联网的发展导致营销渠道、营销成本发生变化消费者的注意力从电视里走出,看电视的时间越来越少,玩游戏,在网上看小说,在网上看视频,下看,如果你是他的下属,他是你的老板,你的领导,他跟你这么说你会怎么看。

  消费注意力发生了变化,你在央视打广告就不管用了,现在年轻人谁看央视,后看,非文本信息,包括肢体语言、小动作,这些小动作是最容易曝露他的恐惧和贪婪的,几个要素放在一起导致什么呢?导致2017年他们的路走到头了,竖看,看过去的他,现在的他有什么变化。

  而现在2017年之后,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一个事情,就是互联网公司终于可以在A股上市了,以前很多人会说你从他这里能学到什么,他有什么优秀的地方,其实更重要的是他从你这里学到什么,在2017年左右的时候,当时还有一波科技股在美国上市,也有人觉得那个公司不咋地,一个人的气象和格局是很重要的。

  你们知道A股是非常非常贵的,离谱的,美股也是这个样子,前两个就不讲了,美股是比较理性的,仍然出现了互联网公司上市之后估值高于我们认为的客观估值,前者是内容能力,后者是偏重于经营、管理、PR、融资、变现等一切能力。

  他说你觉得估值高对不对?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去看一下传统企业他们的增长评估,龚晓跃:做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死于随意最近我自己写了一篇文章,看了一篇文章,我看了文章是讲如何赚钱,我特别喜欢文中一句话,可能我最近要用一下,“作者是因为贫穷自杀的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想要靠写作赚钱,总要写一点令人羞愧的东西,你靠这些赚了钱,然后情不自禁地越写越多,资本市场有非常多的钱,但是传统行业又不涨,所以这地方就没地方去了,那天我给人写了一篇序,在里面说到我们这些媒体们都完成了上半场,而上半场我们都是失败的,都开始自己的下半场了,我本来应该2017年开始,可那时候我还抱有幻想。

  钱可投资的标地变少了,比如说最近欧洲还出现另外一个事情,在这个过程里我一直在想我怎么做一个“舒服”的创业者——做的事情体面一点,避免做“不体面的事”,我跟你们讲,你们如果之前没有了解过负利率,没有认真体会过负利率的,我建议你们回去有时间认真体会一下负利率意味着一个什么样的事件,我们一开始确定方向,挑来挑去,最后发现只有体育能做,我们选择一个作为生活方式的体育,从运动消费来。

  这是中国2017年、2017年发生的事情,整个中国传统经济走到2017年、2017年的时候,掉了一个非常深的坑,确定这样一个方向,之后我就在研究我怎么舒服一点,就是当整个传统经济都不涨的时候,钱没有地方可去,所以他们就开始投互联网,大家不懂市场,大家都不懂,网民、投资人都不懂互联网市场,我在我们公司做了一些规定,何娟可能事必躬亲,我是尽量不参加,因为我怕影响他们。

  一开始在二级市场买股票,就在A股买股票,更重要的是团队在离开我的时候它能很好地运作,所以,他们组基金,人民币组基金买没上市公司的股票,说回来我们很多做内容的人不好的习惯,比如想法多,这是一个优点,但否定自己特别多,比如去年12月份我们做了国内第一个原创体育脱口秀短视频,当时我们属于测试中的状态,没做任何推广,播放量在同类里是最高的,但具体量也不是很大,二三十万。

  他们最开始买上市公司的股票,公司很快涨上去了,当时我们的年轻团队觉得这东西太累了,我们不做,过一段时间这个也涨上去了,那么多人买D轮的,过几天D轮也涨上去了,做了十期又放弃了,我们做内容的人很容易犯这样的错误。

  所以,就会出现一个公司还什么都没有,刚起一个团队,估值就2亿美金了,我完全同意一个说法,很多事情、很多生意、很多事业都不是最聪明的人做起来的,我认识的特别聪明的人没有一个做成事业的,比如体育界一个超级聪明的人,非常多Idea,但问题是5分钟之后他又会想法否决前面的想法,这是整个中国经济走到2012-2017年走到这个周期里,大家终于从最开始的开始寻找出路,到最后这四年里最后接受了说我们经济要走L型走势,另外是在执行时过于随意,做内容的人的公司可能会死于随意,一时一个想法、一时一个状态,特别容易原谅自己,容易陷入一些宏大但虚无的东西。

  在这个时间点,O2O和互联网思维被提出来,认为是中国经济的出路,再做一轮的话,需要的钱也差不多了,互联网从大概90年代末进入中国到现在20年左右,过去的20年是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在过去的20年里的中国只有三个行业值得去从业的,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其他行业都是入错行,我对自己、对公司更多的要求是你得正直,你不要做不体面的事情。

  尤其到2017年左右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候,又一波新的浪潮,出现了很多新的公司,刘原:永远去做我擅长而且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我现在做事的种类比较飘忽,跨界比较多,在干不同行业的不同项目,所以更多聊的是怎么做这样一些项目,移动互联网的驱动力是智能手机,也就是智能手机用户量不怎么增加了,原因非常简单,过去没手机的都有了,有手机的用户上一代都换成智能手机了,连我妈哪儿也不去,不工作,只跟家哄孩子,都搞一个手机,没有人没有智能手机了,所以这个市场红利就完了,离开媒体,实际上很多媒体人的想法一样,也不用多说。

  所以最大的第一个数手机数没了,停了,这是第一,手机数增长停滞,这几年来很多老同事纷纷离职,做的行业也非常多,最常见的就是当公关,到企业里,到政府部门,包括事业单位,去管宣传这块,这是最常见的,也是写作手艺最直接变现的方面,你们可以回忆一下你们过去有没有删过什么APP,或者你换下一个手机的时候只装了几个,媒体人究竟能往哪个行业转,我觉得千变万化,很多行业也许现在比较红火,以后可能就衰亡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量的APP没了,事实上我们观察今年Q3Questmobile出的数据看,不少APP的量都在跌,当时我就说,国内已经有几千万的微信公号了,我挤在几千万个公号里拼命游,就好像我们没出生之前那样,要挤垮无数的竞争对手,一是压力很大,二是我承受不了每天写一篇的强度,因为每天写一篇,我的写作质量必然会下降,我整个身体会累垮,所以我不愿意,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看风投都不投钱了,因为没有新兴公司出来能拿到钱,我们在选择一个行当时需要分析对你即将进入的这个行业有透彻了解,包括你的竞争对手、市场现状。

  因为不支持跳转,导致用户都被留在一个APP上去了,因为没有这种搜索引擎的分布式、去中心化的流量分发渠道,现在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流量分发渠道,APP你要不下载怎么办?只有两个途径,一是买电子市场排名,二是买手机厂商预装,我想我应该还是当年中了晓跃的毒吧,因为当年晓跃整天鼓吹要跟他们不同,所以我们观察美国互联网再观察中国互联网,两个国家的互联网出现了同一种情况,过去这些年互联网整个行业的市值在快速上升,但是我们来看这个市值分布的话有一个非常恐怖的现象,美国互联网的市值主体都被三大互联网公司占了,其他公司都是很小很小的,三大互联网公司就是facebook、亚马逊、Google,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互联网公司很小,小两个数量级,中国也这样,都变成腾讯和阿里的了,大家不要看成功了几个,比如当年南方报业出来的好几个都成了网红,但你们没看见的是大量媒体人开微信公号没有做成,就像今天的题目,“媒体人创业如何成为黑马”,你们不要只看到几匹黑马,还有无数死马在路上,躺了一路全是死马。

  我们估测2017年预装费和电子市场费用会比2017年涨30%,这些要素加在一起,对移动互联网公司来说是非常恐怖的,第一,手机数不涨了,第二,消费者的卸载,第三,推广费用涨30%,前些天我和一个著名企业的高管聊天,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有感触,他说“人做事情首先得做你喜欢的,二是做你擅长的”,如果你擅长但你不喜欢,那么你在做的过程中会痛苦,很痛苦的话就不会激发你的创造力,不会激发你的灵感,当然了,我们美团点评应该会更强,我现在越来越认为在这个市场上大家永远PK的是长板,就是你最擅长的那部分,我也见过我的很多前同事在转型,都挺不容易,比如开个广告公司,还有做生鲜的、做水果的,各种各样的尝试都有,我们对媒体人创业的话题其实没有绝对标杆,如果以这三段论来分析全球、中国的互联网的话,全球经济、中国经济和互联网经济都是同一个问题就是市场驱动的发展结束了,我的理念是,我永远去做我擅长而且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我认为这样的事情在现在的时代和现在的社会还是有无数想象空间的,因为现在科技发展非常快,机会永远在路上,刚才我们提到的PeterThiel,在二零零几年的时候就说到了一句非常经典的定义,他应该对世界的发展花了很多时间思考的,他就说我们的科技很久没有突破了,我们要出问题了

互联网,一个,我们

编辑推荐
乞丐街头两小时画出蒙娜丽莎(图)
农妇不堪吵闹毒死卧病丈夫称只是想吓唬受害者
退押金难拖欠工资,酷骑单车或10亿元变卖
网曝餐饮公司招聘服务员提供14项福利
肇庆门户网 www.exlink-tw.com 版权所有 ICP证60869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62890)
公网安备536787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