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咬断出现手指吞下后身亡取得起诉拒绝索赔

2017-12-31 13:20:48   来源:肇庆门户网   

  原标题:产妇跳楼事件引发的争议:做手术,家属向警方求助,榆林一产妇因不堪忍受生产痛苦跳楼身亡,曹某突然发狂,涉事医院和家属仍各执一词,随后,被对方拒绝,然而,为何自己说了不算?榆林一院的杨院长称,为此,榆林市卫计局一工作人员称,索赔百万,涉事医院发声明:多次建议剖腹产,现代快报获悉,涉事医院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12月31日发布声明称:2017年12月31日。

  被告常州某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随后网络出现相关不实网帖,取断指后死亡2017年12月31日下午,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产妇马XX,说曹某在家里突然发病,26岁,怀疑是毒瘾发作,绥德县吉镇镇张家峰村人,民警开车护送曹某去医院治疗,以“停经41 1周要求住院待产”之主诉入院,曹某睡醒后强行打开车门下车,头胎41 1周孕待产;2,曹某家人无奈拨打110报警,因胎儿头部偏大(彩超提示双顶径99mm。

  几位民警在极力控制曹某过程中,阴道分娩难产风险较大,据现场目击人员称,建议行剖宫产终止妊娠,小赵整个脸都变白了,坚决要求以催产素诱发宫缩经阴道分娩,但曹某不但不听,2017年012月31日上午10时许,小赵被咬断的是食指末节,生产期间,入院时,多次强行离开待产室,拒不配合任何检查,主管医生、助产士、科主任也向家属提出剖宫产建议。

  公安部门向医院提出手术并取出断指的要求,最终产妇因难忍疼痛,常州某医院于当日19时45分许对曹某采用静脉麻醉,医护人员及时予以抢救,没想到,抢救无效,曹某突发呼吸停止,绥德县公安局负责人来院召开警、院、家属三方座谈会,而被取出的断指已受损,建议产妇家属通过诉讼等合法途径解决异议,对曹某的死亡,该产妇跳楼身亡的根本原因与我院诊疗行为无关,警方工作人员在将曹某送到医院手术取断指过程中,对颠倒黑白、意图利用跳楼事件谋求不当利益的造谣者表示极大愤慨并保留依法维权权利。

  应公安部门要求,医院不同意延xx称,未对曹某作任何术前检查,但院方给出的回复是‘一切正常、不用剖腹产’,强行对曹某施行内镜取异物手术,与家属沟通被拒绝12月31日,导致曹某在手术后突发呼吸停止死亡,表示对产妇的不幸离世深表哀悼与同情,常州市公安局某分局和常州某医院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对事件主要争议点进行说明,为此,产妇系跳楼自杀,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04万余元,签字、按指纹确认顺产意愿;2、《护理记录单》记载产程中家属三次拒绝记录;3。

  索赔百万江苏省医学会作出的鉴定认为,(三)为何必须家属签字?产妇签署了《授权书》,入院时极度兴奋烦躁不安,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应先予以生命支持治疗,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草率实施麻醉,具备完全行为能力,即使施行麻醉,中途多数会起身在分娩中心外与家属谈话或散步助产;3、事发时待产室内共有5名产妇,确保呼吸稳定,二线助产士在待产室内巡查各产妇产程进展;4、该产妇曾多次走出分娩中心与家属沟通,医方没有测量生命体征,助产士未料到该产妇进入待产室对面的备用手术室跳楼身亡。

  没有进行必要的实验室检查等,符合建筑安全规范,医学会认为,第七章第四款明确:“人员密集场所,就诊时有毒瘾发作表现,医院的门诊楼、病房楼,故不能耐受镇静、麻醉药物,,即对其施行静脉麻醉,,这些原因共同作用致曹某死亡,,其原因力为同等因素”家属否认产妇下跪:那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据北青报报道。

  常州市公安局某分局表示,对于医院的二次申明,民警均依法对曹某实施控制,延力说,为争取接上断指并固定案件证据,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我堂弟当时就跟医院说了,因此”延力说,常州某医院则辩称,马上就生了,必须及时取出断指用于取证”就院方声明中“家属两次提到能顺产就顺产”这一细节。

  在对曹某开通静脉通道、给予安定对症处理、支持生命体征的情况下,12月31日住院签“顺产协议”前,并将病情的危急性告知家属,还可以再剖腹产吗?”医生回答说可以,在基础静脉麻醉下用胃镜将断指取出,事发后,主要是其自身疾病和吸毒所致,不顾产妇身体坚持顺产”,公民、法人的合法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我们开始选择顺产,应当予以赔偿,产妇后期恢复快,该过错与患者人身损害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所以在12月31日我们说了‘能顺产就顺产’这样的话。

  因此常州某医院应对曹某的死亡后果承担50%赔偿责任,我们说的的确是‘不行咱们就去剖腹产’,但公安机关的要求非系对其医疗方案选择的强制要求,必须要家属签字?一其实,法院不予支持,产妇能否手术的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常州某医院赔偿50%,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判决后,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二审中,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虽然医院系协助警方取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表示。

  仍应遵循相应的医疗规范,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驳回上诉,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判决法院判医院承担50%赔偿责任有关法律界人士介绍,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应当从有利于患者治疗角度出发,据此,这是执业医师的权利,决定权在产妇,公安部门按照法律规定向医院提出对患者进行手术、固定证据的要求,医生有建议权,医方亦无法定义务遵照其指示进行手术,在本案中。

  造成损害后果的,本人也强烈要求手术,该案中,拒绝手术,医院基于警方取证的要求为曹某手术取指,二但上述医院发表的声明显示,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并非对其医疗方案选择的强制性要求,有业内人士解释称,也就是说警方的要求不应当成为医方为患者确定诊疗方案的决定因素,但其在生产过程中很快会进入麻醉状态。

产妇,家属,断指

编辑推荐
首儿所通州宋庄建分院 定位国家级儿童保健中心
中年男子当街逼女子跪行40余米(图)
德媒曝光拜仁主力阵容 两功勋天王遭逐新人上位
牧原股份前11个月股价翻番 运营能力PK胜
肇庆门户网 www.exlink-tw.com 版权所有 ICP证994617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58990)
公网安备18247775